第六百一十四章战局惨烈脱离纠缠(1/2)

加入书签

  秦络绎和武义德彼此配合,剑影交错,紫魄单手背在腰间,立在原地,退也未退,进也未进,只一挽手,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像是一道墙壁阻隔着,令二人的剑袭止步不

  前。随后又似化作千万细雨,每一滴都似千斤铁坠令二人攻而不得,又后退数步,竟然微微喘息起来,好似二人使了五成功力,而紫魄仅仅只用一成功力便已化解令人倍感惊

  诧。二人双双被击退后,紫魄只觉得自己的两只脚已被异物缠住,他刚低下头瞧见两条鞭子的纠缠,身子便已经被迫吊起,原来是星沫苍月和星沫初雪各自扯着鞭子,趁其不

  备,突然袭击。紫魄身子腾空之时,闻且已经挥着打狗棒重重一击,紫魄顿时双腿用力旋转,连带着姐弟俩一同被迫飞起,而那一击打狗棍法击碎了星沫初雪的藤鞭,失去拉力后,星沫

  初雪惯性的被甩飞,毫无招架之力的坠落地面。

  星沫苍月见状,只得抽回雷怒金鞭,瞬间缠住星沫初雪的腰身,待她稳稳落地之后,他也失去依附落在地面。紫魄的身子静止在半空中,满眼蔑视的看着这五个自不量力的人,一只闪烁着紫色流光的蝴蝶在他的头顶上空盘旋着,此时的他,正如他的称号杀戮之神那般,居高临下

  犹如神一般的身躯,神一般的俊逸容颜,神一般的目光,世间本无神,但神是什么模样?每个人心中自然有所不同,然而紫魄,唯有“神”字最为贴切。

  两道身影迅速闪过,水涟漪双眼轻轻一眯,嘴角勾起万种风情的笑意:“你们若再来迟些,奴家纵使万般不舍,也只能要了无鱼的命了!”

  “蛇蝎荡妇,休想如了你的愿!”流星大喝一声,回头瞧见飞盾已经用手中的交衡短剑将缠在无鱼身上的毒蛇砍成两截,便放心的回过头来,直奔水涟漪而去。无鱼感觉到呼吸逐渐顺畅,只是心脉尽断,他已不能再战,又担心流星,便沉声道:“流星一人并非那蛇女的对手,你且去助他一臂之力,千万不要让她有机会支援白之宜

  ”

  “我知道了!”飞盾看向金瑶守护着失去战斗力之人的方向,说道,“我先护送你去金瑶姑娘那里!”

  “也好,免得拖累你们!”随后飞盾扶起摇摇欲坠的无鱼,直奔金瑶、星天战等人而去。武义德咬紧牙关,按动御行剑的机关,瞬间缠住紫魄的腰身,借力而腾起,那御行剑的剑尖也抵着紫魄的身体,谁知紫魄却双掌合住御行剑,以柔克刚,毫不慌张,接着

  蚕丝绳索断裂,武义德跌落地面而去。

  看到武义德眼中的惊讶和羞怒,紫魄仍旧带着那轻蔑的笑意,似乎刚才的袭击只是蜻蜓点水一般,虽有一点涟漪,却不过是微风拂面般,瞬间消逝,毫无影响。

  因为未倾隐的缘故,所以紫魄明明有机会杀了自己,但他却没有对自己下手,反而刻意避开。武义德落地之后,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紫魄,他也有人性吗?他居然会为了一个他根本不爱的女人,就会放过另一个本就是敌对的男人吗?随后武义德自嘲的笑了一下:

  也许,我本就竭尽全力也并非是紫魄的对手,故而他才不屑来杀我吧!

  秦络绎心里也泛着嘀咕:以紫魄的能耐,杀了我们五人简直是易如反掌,但他似乎,好像有意没有使出权利,而他宁可背着灵噬弓,空手相抗,这又是为何?

  难道?他是有意,不打算支援白之宜吗?这个天马行空的想法,也令秦络绎胆大起来,他举剑欺身而上,想要彻底的试探紫魄究竟会如何抵抗。犹如野兽般的红色身影从自己身边凌空闪过,任凭七小蛮已经反应神速也没能躲过,左脸瞬间五道血粼粼的爪痕,七小蛮摸得一手血后,表情逐渐变得扭曲:“我非得到这

best365无法验证邮箱  《踏雪归来》的内功心法不可!”接着妖化的东方闻思的身子在空中一转,又冲向七小蛮,这一回,她的双腿已经紧紧缠住七小蛮的脖子,七小蛮武功就算再高强,也仍然只是一个孩子的身躯,自然承受不住东方闻思的重量,被迫跌倒,东方闻思的手也更加方便的抱住七小蛮圆润的脑袋,尖利的牙齿抵住七小蛮的头颅时,七小蛮已经双指骈起,从东方闻思的左侧肋骨用

  力一点。

  顿时咔咔作响,东方闻思惨叫一声,在七小蛮下死手之前,东方闻思已经再次凌空飞起,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痛苦难言。

  七小蛮站起身来,头上两个血洞正在隐隐作痛,鲜血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流下,配合着她一身素色僧衣,娇小身躯,孩童面孔,扭曲表情,显得极为诡异。

  皇甫雷急忙跑过去查探东方闻思的伤势,听得东方闻思隐忍的呻吟,心疼的说道:“你的肋骨断了!”说罢,便极为愤怒的冲向七小蛮。东方闻思咬紧牙关,封住部分痛觉之后,便直奔白狐而去,昆仑子虚,华山胡遗、峨眉慧觉、武当贺逐飞等几个掌门原本对抗白狐、蛊毒死士和一些曼陀罗宫、烈火宫的

  弟子已经快要筋疲力尽,妖化的东方闻思忽然杀来,令他们措手不及。

  东方闻思的身子轻盈的如同猎鹰,缠住子虚的脖子时,又犹如泰山压顶,不仅使不出力气,更觉得内力在东方闻思撕咬住自己脖子的瞬间,化为乌有。吸吮着鲜血还不够,东方闻思正撕扯一块血肉下来,只听皇甫雷一声惨叫,东方闻思忽然清醒过来,这才发现,自己方才失了控,她急忙脱离子虚的身体,而她口中残留

  的血腥让她知道自己方才都做了什么,她还是违背了她与皇甫雷的约定,她还是妖化杀人了。

  她颤抖的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濒临崩溃,白狐已经踉跄的来到她身边,把住她的双肩:“闻且,他没死,他也不会死!”东方闻思那双赤红的双眼此刻充满了悲伤,眼泪充斥着眼眶,却不那么清澈,只像是装满了鲜血的血池,她看到,子虚的身子在抽搐,胡遗在为他止血、疗伤,慧觉和贺

  逐飞想要冲向自己,但被蛊毒死士和魔宫弟子挡住去路,白狐已经安全脱了身。耳边再次传来皇甫雷的一声极力隐忍的惨叫,东方闻思的眼中才重新染上肃杀,她再次冲向七小蛮,七小蛮只一掌便击退东方闻思,方才东方闻思有趁可机,只是自己毫

  无防备,她也是第一次应对踏雪归来罢了,但是现在,她极为蔑视的冷笑道:“昆仑的仙人指路!”

  东方闻思吐出一口鲜血,方才昆仑掌门子虚真人对阵自己连仙人指路的一招半式都还没来得及使出,可她七小蛮竟对昆仑掌法了如指掌。

  皇甫雷用天残剑支撑着

章节目录